首页   地质人物   学术讨论   近期研究成果   波浪状镶嵌成果   波浪状镶嵌构造学说
::长安大学地质构造研究所
   当前类别:所有内容 >> 学术讨论
王岐山在华盛顿举行的“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”结束晚宴上的讲话
 作者:本站编辑 来源:长安大学地质构造研究所     加入时间:2013-2-6 23:43:46
 

 
王岐山在华盛顿举行的“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”结束晚宴上的讲话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本站编辑 来源:长安大学地质构造研究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加入时间:2008-5-31 11:18:10
 
    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华盛顿落下帷幕,中美双方举行了闭幕晚宴。
王岐山:尊敬的盖特纳财长、尊敬的李伟成(音)先生、希尔斯(音)先生,尊敬的所有在座的女士们、先生们、朋友们,我很荣幸有这个机会和大家见面。
刚才李伟成(音)先生给我出了一个题目,有鲁宾先生的思维,或者叫做“口头禅”,就是《在不确定的世界里》。《在不确定的世界里》鲁宾先生这本书对我有很大影响。我同意他的这个看法,而且我也通过这本书认识了鲁宾先生。
    人说“名师出高徒”,我刚才知道了盖特纳财长是基辛格先生和鲁宾先生做伯乐,在中国这就有师生之谊,这一下子就给我一个提示,我就想我有什么老师能够和基辛格和鲁宾相提并论呢。
    我也想找出这样的一个老师,最后我找到了,这就是我在中国西北大学读书的时候,我们西北大学有一个老校长叫张伯声先生。这个老校长是一个地质界的权威,应该说他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,在清华学堂利用美国的“庚子赔款”到美国来留学的。
    他在美国待过三个学校,一是个康奈尔大学、一个是芝加哥大学、一个是斯坦福大学。在座的先生们可能各位不一定知道这个人,因为他的英文名字我说不出来。但是他是一个杰出的科学家,杰出到什么程度,就是地球的构造,在世界上一共是五大学派,其中为首的就是这位张伯声先生提出、研究出来的。
    我们当时听说他是“世界地壳构造”五大学派之首的发明人,我们很年轻,我们去请教他。说校长当时你怎么就出来了这么一个了不起的科研成果,在全球都能够站住脚,有地位?他给我们讲了这个过程,对我从知道以后到现在都有影响。他说,我们那时候去留学,我学了地质以后想写一篇论文;他说什么都准备好了,但是总是缺灵感。他说如果像现在去美国都坐飞机的话,可能这个论文就不一定出来了。他说那时候是坐船,他说你们知道坐船去美国留学,在海上要一个多月的时间。你们没坐过船的人觉得出洋可能很过瘾,但是那时候的船,坐在上头,时间稍微一长非常的无聊。“我就天天坐在甲板上,除了睡觉就是坐在甲板上想我的论文。想我所学的这些知识,想我对地壳构造的思考,我天天看着这个浪,看着大江大洋大海来的涌。突然我有一个灵感,就是这个浪它为什么不是直上直下的,它是涌动的。”最后他突然发现,根据力学的知识,发现大自然万事万物,应该是以最省力的方式运动。海浪这种涌动的方式,从力学上讲是最省力的。他就想,大自然地壳的构造,它一定是以最省力的方式在运动,所以最后,他的这个学说被国际所承认的命名叫做“波浪地壳构造”“波浪镶嵌学说”。
    当时我在学校学历史,他让我感受到历史的潮流,人类在历史的潮流的问题上,实际上和大自然,是一样的属性。那就是“顺历史潮流者昌”,或者叫赢;“逆历史潮流者亡”,或者叫败。顺潮流而动,我觉得中国的改革开放,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,就是一个“顺潮流而动”。他之所以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,实际就来自于他了解到中国人民,要的是和平、发展,要的是富裕和文明。其实全世界、全人类,我说各国的人民,恐怕要的都是和平与发展、富裕与文明。政治家也好,学者也好,能够认识到这点,顺这个潮流,我看就能把事情办好。刚才李伟成先生说中美关系,我看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,也是顺应了历史的潮流。而这个历史潮流是中美两国人民的需要,是中美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,而又为中美两国政治家们所逐渐认识。
    今天基辛格先生在这儿,基辛格先生是中美现代关系的开拓者。他比我们在座所有的中国人都有幸,因为什么?他有机会和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,和我们最敬爱的周总理,和我们的邓小平先生,江泽民先生,和我们的胡锦涛主席,他整个经历了、见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是怎么走向改革开放、怎么顺乎潮流发生剧变的,我说他是一个完整的中国现代的一个见证人。
    而在座的很多朋友在不同阶段都见证了改革开放。包括盖特纳财长1981年骑着自行车在北京学习,也包括他的令尊大人。我跟盖特纳的关系,在网上他们说我们俩应该是一种,我是他叔叔的关系。因为他的父亲老皮特是原来福特基金会驻华首代。在八十年代那个阶段,我曾经跟他父亲去申请福特基金会的资金,做研究项目,所以工作上有联系。按照中国人讲,这工作上发生联系了,孩子就得叫对方叔叔,或者叫伯伯。
    我以为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应该说顺乎潮流,说实在的,一会儿我们的资深外交家戴秉国国务委员会发表更加权威的演讲。说起中美关系那是他的专利,我是一个“门外汉”。我只是说通过我的一个老校长,一个对人类科学作出过杰出贡献的人。他当时的一种灵感,对我这样一个年轻人的启发。而我和历史联系起来,和政治联系起来,和我们现代的中国史联系起来,又和我们中美的关系史联系起来。
    所以我等于回答了李伟成(音)先生给我提的问题。我以为中美关系的潮流,两国人民在决定着、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在决定着。两国的政治家和所有各界的朋友们,只能顺乎,也必须顺乎这个潮流,谢谢大家。
    噢,今天晚上这一顿饭不能白吃,没有白吃的饭。刚才讲完了这个,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条没讲。很简单,今天晚上在克林顿国务卿的努力下,上海世博会美国馆筹资任务签约已经举行了,而且已经举行了动土的奠基仪式。今天晚上各界有一些朋友是出了钱的、有些朋友是出了力的,也有的朋友出了主意的。
    我上次在这讲桌的时候是讲奥运,这次我就得讲上海世博了。因为我现在已经是上海世博组委会主任委员。所以我要在这里,代表上海世博组委会,向所有在座的朋友们,对上海世博的关怀支持表示感谢。同时也发出邀请,从明年5月1号以后,在半年的时间内,欢迎大家到上海世博去参观、访问,谢谢大家
 

 
关闭窗口
长安大学地质构造研究所   地壳波浪状镶嵌构造研究会合办      地址:西安雁塔路126号

Copyright 2008, Chang'an University Institute of Geological Structure, All Rights Reserved